首页 > 新闻速递

报复的敲诈

  夏日炎炎,如一个大火球烧烤着大地,柏油路也被烤软,冒出一缕缕的青烟。

  

  滨海市人民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劳伟青头戴一顶白色的太阳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墨镜,驾驶着他那辆雅马哈摩托车,车尾架上搭着一个身材窈窕的漂亮女郎——他的女朋友婷婷,口里吹着口哨,向新开发的旅游胜地——鸳鸯湖去度周末。他全速行驶着,风驰电掣,若是照这样的速度,再过10分钟,鸳鸯湖就到了。

  

  突然,前轮撞着路上的一块石头,“砰”的一声巨响,这对可爱的人儿从车上直接摔了下来。还算幸运,没人受伤。当惊魂甫定时,他们一看自己的车子,傻眼了,由于天气太热,他们的车子充气太足,后轮内胎爆了。怎么办?继续前进?前面仍有十多公里,调头回城,也有十多公里,现在这对情侣真是进退维谷了。劳伟青看看女朋友的脸色,婷婷此时嘟着小嘴,满脸不高兴。看着心肝宝贝儿被毒辣的太阳晒得满脸通红、汗流浃背,他掏出手绢想替她拭一下额上的汗,可她还是不客气地嘟着嘴,用手一挡,扭头过去背着他走开了。他无可奈何地向路前方眺望着,嘻!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看见路边有一间简陋的小店,店面的树干上挂着一只破轮胎,他知道这是现在到处都盛行的路边汽车修理店。他大喜过望,对婷婷说:“哈!前面有一间修理店,我们推车到前面让他帮我们将轮胎补一下,继续上路。”他将这瘪了后轮的摩托车推到前面那间汽车修理店,店里一个穿着白背心的年轻小伙子,显然是农村的一个乡巴佬,他正在修理一辆农用汽车。

  

  劳伟青将自己的摩托车推入店里,走过去,给这店主递了一支香烟,那个店主抬头向他睨了一眼,一怔,似乎是醒悟一般,轻轻“啊”地哼了一声,那副憨厚淳朴的脸,变成冷冰冰的没一丁点儿笑容,摆摆手说:“少来这一套!”

  

  劳伟青心里想,这农村人到底是怎么搞的?做生意服务态度这么差?但是他知道,这条公路刚开通,这是唯一一家修理店,现在是他求人家的时候,所以劳伟青还是忍住心里的恼怒,讨好地说:“师傅!麻烦你了,请给我补补轮胎!”

  

  “可以!你将车放在那里!”店主头也不抬仍在修理他的汽车。

  

  劳伟青继续讨好地说:“我们是到鸳鸯湖旅游的,半途车后轮爆胎了,请师傅先帮我补一下胎,让我们继续上路,这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店主转过身来,搓了一团棉絮拭拭手,说:“下班了!我该做饭了。”

  

  “嗨!师傅!求求你了……我们……”劳伟青与女友不约而同地哀求起来。

  

  小伙子眼里掠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说:“好吧!那就下午再来吧!”

  

  劳伟青强压住心头的怒火,暗暗骂着,但是口头还是以讨好的口吻说:“师傅,我们是城里出来的,太阳太毒了,我们想修好车子赶路,请你担待一下,价钱嘛,好商量!”

  

  “好吧!这个——拿来吧!”小伙子伸出一个巴掌。

  

  “好!好!”劳伟青连声答应,大大方方掏出钱夹子,取出5块钱,准备递给这个乡巴佬。

  

  可是这小伙子并不接钱,又伸出右手,以无名指与大拇指圈成一个零,在劳伟青面前晃晃。

  

  “什么?补个胎你要50元?师傅,你真会开玩笑!”劳伟青气急败坏地说。

  

  “谁有工夫同你开玩笑,嫌贵?就别补,我并没强迫要你补!”

  

  “师傅,在我们城里,补个胎也只不过收两元钱,现在我给10元钱,这算是高价了,你别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那你就回你们城里去补吧!我要关门了!”小伙子更是不耐烦了。

  

  “好吧!给你20元,不能再加。”婷婷心急,对劳伟青瞪了一眼,皱着秀眉加了价钱。

  

  “50元,少一分也不干!”小伙子毫无表情的脸紧紧绷着。

  

  “什么?你是趁火打劫啊!你干吗不去抢银行?那来得更快!”

  

  “现在是价格放开,你情我愿,你认为划得来,就在这儿修。”

  

  “你这是巧取豪夺……虽然现在是价格放开,但你也不能乘人之危,发不义之财啊!”

  

  小伙子还是无动于衷,劳伟青终于火了:“喂!你修不修,你不修,我到工商局去告你,吊销你的营业执照。”

  

  小伙子也金刚怒目,霍地站起来,横眉竖眼地怒吼:“滚!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讲话?”他将手向外一挥,气势汹汹地叱道:“出去!这里是工场重地,闲人免进,知道吗?你若想耍赖,看我将你抓小鸡一样丢到马路上!”

  

  劳伟青与他的女友婷婷只好走出修理店饱受阳光的烧烤。

  

  劳伟青深深叹口气,说:“现在社会风气为什么这么坏啊!见人有难,不但不想法救助,反而想方设法敲诈勒索,人心不古啊!”俗话说: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得忍时且忍吧!劳伟青回到铺子,将一张50元的钞票气愤地扔过去,说:“给你!快点儿补,补好我们还要上路!”

  

  小伙子并不接钱,乜斜着眼睛白了劳伟青一眼,平静地说:“此一时,彼一时,若想补胎,就交100元。”

  

  “怎么这样,你这人也太缺德了!”劳伟青跳起来。婷婷被阳光晒得心喘气急,晕头转向,说:“他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看他还有没有良心!”

  

  “良心?现在倒讲起良心来了?”小伙子冷笑着说,“由于刚才你们的态度不好,让我生气了,这加上去的是精神赔偿费,懂吗?”

  

  劳伟青见婷婷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乖乖掏出100元,心痛地交给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小伙子并没有露出胜利的笑容和对金钱的满足,更没有说那些买卖场中对手认输后便改变容颜说的客气话,他将100元钱随手丢入箱子,就开始给客人补胎了。

  

  花了不到15分钟,小伙子就熟练麻利地将胎补好了,充气时,他拧出气门芯,看了看说:“你的气门芯的喉嘴胶不顶用了,你带有备用的喉嘴胶吗?”

  

  “没有!谁出门带这玩意?”劳伟青回答。

  

  “我这里备有,但是……”

  

  劳伟青警惕地问:“换气门芯的喉嘴胶也收钱?”

  

  “当然收钱,换一切零件,都要收钱!”

  

  劳伟青狐疑警惕地问:“你要多少?”

  

  “每寸10元。”

  

  劳伟青气得暴跳起来,嚷道:“什么?什么?一寸喉嘴胶你就收10元,你真是他妈的贪得无厌!”

  

  “要不要由你,买卖自由呗!”

  

  劳伟青知道现在同他讲理,无异于对牛弹琴,误了事不说,弄不好他又巧立名目,变着法儿要钱。劳伟青咬着牙又掏出10元钱丢在工作台上。小伙子安好气门芯,嘴角掠过一丝得意的冷笑,劳伟青恨得牙痒痒。

  

  “你的车要不要充气呀?”小伙子放肆地咧嘴一笑,“万博体育客服拥有几十款经典游戏等待着玩家来参与体验,万博体育客服在线官网诚信经营,信誉安全可靠,万博体育客服在线服务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在人们参与到万博体育客服的时候也能够得到万博体育客服所独有的体验。充气一次收10元!”

  

  “不用麻烦你了,充气我自己来吧!”

  

  “本店的工具,每借用一次,也是收10元,这是出租费,我帮你打气,只是我学雷锋做好事义务劳动呢!”他戏弄地说。

  

  “你——”劳伟青气得几乎要发疯了。

  

  “你情我愿,不干你就推你的车走啊,没有人强迫你!”

  

  劳伟青气得浑身打颤,又将10元钱丢在工作台上,心里想,一下子就被这该死的乡巴佬讹去120元了,老子从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他难道还想明火执仗抢劫?店主将摩托车的气充足后,劳伟青支起摩托车,现在用不着求他了,可以发泄一下怨气了,他一把揪住这乡巴佬胸脯前的衣服,狠狠骂道:“妈的!你够本了吧?你这个财迷心窍的混蛋,你还要不要良心与道德?我内衣口袋里还有大把的钱,你有种就拿去,让你爹买棺材去!”

  

  小伙子瞪大眼睛,狠狠甩了他一掌,劳伟青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那修车工伸出两只铁钳般的大手,紧紧抓住他的双手,劳伟青动弹不得,感到手部有点疼痛。那乡巴佬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轻蔑地说:“收起你那一套吧!什么良心与道德!对!今天你被我讹诈了,勒索了,哈哈,对,是地地道道的敲诈勒索,乘人之危。我问你,你现在感觉这滋味不好受吗?”他故意一字一句慢悠悠地说着,两道闪电般的目光逼视着劳伟青的脸,说:“劳医生!你还认得我吗?认得我这个被你无情地勒索,让我喊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的乡巴佬吗?”

  

  劳伟青眨着两只迷茫的大眼,怔怔地盯着他。

  

  “你不认得我了吧!但是我记得你,烧成灰我也认得你,你还记得吗?去年十二月初六那天,我老婆需要剖腹产,你就是这样一件件地玩我,逼我拿够钱了才肯做手术,最后因为拖延了抢救时间,小孩殁了。今天是老天安排,我们冤家路窄万博体育客服拥有几十款经典游戏等待着玩家来参与体验,万博体育客服在线官网诚信经营,信誉安全可靠,万博体育客服在线服务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在人们参与到万博体育客服的时候也能够得到万博体育客服所独有的体验。,狭路相逢。我现在这一套,都是向你学的,真是惭愧,我这是小巫见大巫了。”

  

  劳伟青这时才依稀记起来,半年前,这人确是到医院去求他给媳妇做剖腹产手术,自己坚持要他先交够钱才做,后来,那小孩胎死腹中,想到这,他顿时面红耳赤,无地自容,仿佛自己正坐在被告席上一样。正傻眼时,突然一团钞票“啪”的一声打到他脸上,“你的钱,我只收下两元,你别以为我们做农民的见了钱,什么良心与道德都不顾了,我只想让你尝尝,一个人遇上困难时,是多么殷切地需要援助……”小伙子挥挥手不屑地说,“捡起你的钱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劳伟青无地自容,冷汗直流,茫然跨上摩托车。

  

  “喂!走错路了,我们去鸳鸯湖该走这头呀!”婷婷在他身后焦急地说。

  

  劳伟青一点游兴都没有了,他弄不清现在自己是该继续这假日旅游,还是回城里去闭门自省一下,婷婷跨下车来说:“你呀!六神无主的样子,为了安全,车还是让我来开吧!”

卧龙亭